数字生命

133.阳谋家

absolut Ctrl+D 收藏本站

????133.阳谋家

????吕振羽低估了陈静的决心。陈静显然采取了和吕振羽的预料完全不同的应对措施。陈静在某些方面的天真在得知了事情的真相之后变成了执拗。一条生命的消失在她看来是一件极为重要的事情。是的,确实是的。

????在将情况和公安和市政府通报之后,在数字图腾的金桥工厂内的实验场里,数字图腾进行了一次面对公众,尤其是面对媒体开放的现场演示。在实验场里,他们用数十辆不同的汽车模拟出繁忙的道路交通情况。然后,让盲人和记者使用导盲犬,在整个试验场里走。他们甚至模拟了各种事故生的可能,比如红灯,比如违章变线,比如在不良视野下急转弯等等……虽然在演示中破坏了几台导盲犬。但是,导盲犬在各种情况下的即时判断却从来没有一次出错。

????随后,数字图腾在实验场边上的会议厅里,用三位动画等等形式演示了生事故当天,那个路口可能生的事情。两辆车同时闯红灯的事件并不多见,而且,在判断机制中,也无法对这种复杂的和无法预计的连续违章行为进行反应。

????谣言止于智者?不,不完全是。现在的人,似乎更多还是相信证据,相信实际的演示效果。大概算是实证主义在现代社会留下的最深的痕迹吧。

????新闻媒体获准报道此事,而导盲犬项目原本僵持的局面。也开始解冻了。

????陈静没有采取激进地方式,用大量资金铺开应急服务网点,而是和上海志愿者协会联合起来,培训一批应急服务人员之后,落实一个网点。每个网点都配备了无线电接受装备,和配备了gps系统的车辆。以数字图腾总部所在的卢湾区为中心,逐渐向外辐射。

????这个过程并不容易。无论数字图腾以什么样的方式证明了自己的清白,但已经造成的影响毕竟是已经存在了。

????“静静这次实在做得不错。不过把人带进工厂。让那帮保安累坏了吧。”电话里,吕振羽对陈宁说。

????“呵呵,”陈宁呵呵笑了起来,一副轻松的样子,“还好啦。大家都是很有经验地人,而且事先也做了充分的准备。工厂本来就没办法完全保密地。你不是都在网上看到过工厂的卫星图片了吗?”

????“嗯,没事的。我也就是那么问一下。”吕振羽这个时候正坐在技术验证车里,最后调试程序的设定。由于这一次的路线极长,而且路况变化多,条件恶劣,虽然吕振羽对于程序的完善程度很有信心,但是,最后检查一边并没有大的问题。

????“你觉得会是谁在捣乱?”陈宁问。

????“那好像是你应该去查明地事情吧?不过,这些年。大大小小的敌人和朋友都不少了,问题就是到底是哪个?至少,这次是个聪明的敌人,知道我们正在做什么事情。”吕振羽回答道。

????“你不觉得我们总是在应付这种事情吗?很麻烦啊。”陈宁说。

????“那你有什么更好的办法?我也不想这么玩下去了啊。如果知道对手是谁,记得告诉我。反正我们多大场面都见过了,不在乎玩些小的了吧。”吕振羽回答道。

????“那就这么说定了哦。”陈宁说。她现在并不象刚刚认识吕振羽的时候那么任性了。当自己的天真的妹妹来到数字图腾之后。必须要担负起更多责任和工作地时候,也不再有她任性的余地了。在和吕振羽说话的时候耍耍性子,装凶悍装可爱什么的,大概也就是极限了。

????吕振羽一直都知道,陈宁承担着很大的压力。情报?情报是一个什么类型的工作?大量地原始数据和没有经过分析的情报被交到陈宁的手里。而陈宁就要在这些东西里现端倪,这并不是简单的工作。每天,陈宁都要花大量的时间在上面。即使如此,毕竟情报人员还是有限的,不太可能面面俱到。有些事情仍然会被漏掉。

????可是,吕振羽并不想再给陈宁施加压力了。岳羽和青青应该可以很好地协助陈宁处理很多工作。而且。陈宁虽然曾经比较任性。但是,总的来说。陈宁并不极端。很多事情并不是陈宁,或者现在的岳羽或者青青擅长的。

????吕振羽再一次debug了一遍整个程序,确认自己没有键入乱七八糟的命令行之后,通过车队地无线电呼叫道:“弄好了弄好了,卡宁呢?让他来吧。”

????卡宁是这辆技术验证车地指定车手。吕振羽调整程序的时候,他去吃午饭了。下午开始地赛段一直要持续到明天早上才结束,这种极消耗体力的赛程,需要他们在很多方面都注意。尤其是体力的储备。

????“老板,出了点问题。”一个技师跑了过来,说:“卡宁突然上吐下泻,不知道怎么回事。我们已经叫了救护车了。”

????“待命的测试车手呢?”吕振羽问。

????“拉耶尔?他明天订婚,是你放他假的啊。”技师一愣。

????好像是的,吕振羽翻了翻白眼,说:“那队里还有谁能跑这辆验证车?”

????如果要说会不会开车,大概整个车队里没有人不会开车。但是,这个特殊路段实在是太艰苦了,一般的技师,或者当技术指导的那几个退役车手,恐怕没有体力跑完全程。

????技师摇了摇头,说:“几位总监都在车队简报室里。等您过去呢。”

????吕振羽点了点头,说:“好吧。我们去研究一下。”

????吕振羽还没有走到简报室,一条短消息就出现在了他的手机上。那个消息非常简单。一个经纬度,一个很具体地时间,还有一个吕振羽绝对没有想到的署名。吕振羽笑了,这个家伙,估计就是他把卡宁神不知鬼不觉地弄得拉肚子了。看起来,虽然自己的周围警卫密布,但是。在真正的高手面前,仍然不算是太足够。幸好。这个人应该是没有恶意的。

????“老板,准备怎么办?”技术总监说,“要不这次验证车就不要跑了。明年再说吧?”

????吕振羽笑着摇了摇头,说:“要么你们给我弄个人出来,要么,我就自己跑。”

????这下子可把大家吓坏了。“老板,你开什么玩笑?”一个技术指导跳出来说。“还是我去吧。”

????吕振羽戏谑地看了看那位技术知道越来越明显地啤酒肚,说:“别开玩笑了,你的体力能跑完三分之一就很好了。”

????那个技术指导脸色有点红,说:“老板,不必这么说吧?很没面子地。”

????简报室里轰然大笑。

????“没什么的啊。除了车手之外,现在好像地确是我的体能和技术最好了。这次测试对这套系统来说比较关键,不然,我也不会那么着急就赶回来了。就这么决定了吧。”

????吕振羽这么一说。几位总监互相看了看,说:“那就这样吧。我们立刻着手准备。”

????车队地这些人并不觉得吕振羽是个时刻面临危险的人,吕振羽总是带着许多卫士,在他们看来也不过是一些富翁比较小心谨慎而已。在西方,这种情况并不少见。

????花了些时间和卫士们沟通了一下之后,吕振羽的随身卫士主管也同意了吕振羽亲自驾车进行测试的事情。

????下午2点。吕振羽在所有赛车都出之后,紧跟着出了,只不过,这次是达摩,重新进驻了这辆技术验证车的辅助决策系统。

????穿上了赛车服,带上防炫光眼镜和通讯耳机的吕振羽,别有一分帅气。但为了避免媒体的追逐,他还是直接从车队控制区走出来,直接上车,然后就开车出了。饶是如此。反应敏锐地媒体仍然拍下了麒麟车队的老板吕振羽亲自驾驶验证车出的镜头。

????这辆技术验证车虽然不计成绩。但是,不断在各站赛事里有优越表现的技术验证车。仍然引起了大家极大的关注。高智能方程式赛车的美名,更是和这辆车牢牢结合在了一起。

????这个特殊路段,当中是有着好几条岔路的,因为几条岔路总的来说长度和难度平衡下来都差不多。而且,基本上都是夜间通过,没有什么媒体会在这个时候能在这种地点跟上车手,组委会并不限定车手地路线。

????而吕振羽收到的那个短消息里标注的经纬度,正是这些岔路中最冷门的一条。而那个时间,更是要吕振羽以极高的度跑上数个小时,才能准时到达。

????经过几个小时之后,进入了阿尔卑斯山区,来自媒体的直升机拍摄,也因为夜幕逐渐降临而中止了。从晚上开始一直到第二天一早,除了设在山区中地组委会设立的加油站之外,他们将暂时远离人们的视线,直到第二天一早,重新出现在意大利的国境内,重新受到人们的关注。

????大约在晚上9点,吕振羽来到了加油站,加满了汽油之后,他继续出了。当时,他的时间排在所有车手中的第七位。

????“达摩啊,真的有点无聊啊。晚上我见了那个人之后,回到车上我就睡觉,后面的赛程都交给你好不好?”

????已经因为吕振羽的娇惯而对各种新鲜地尝试充满了兴趣地达摩连忙打出ok的表情符号,显得兴奋异常。

????在晚上11点25分。吕振羽终于到达了那个预定地岔路上。一辆黑色的6虎,已经开着动机熄了灯,在那里等他有一会了。

????褐色头的青年有着漂亮的深邃的灰色眼眸。“我等你很久了。吕先生。”

????“你好,这是我们的第一次见面吧。安迪。”

????“是的,不过,我想你肯定看到过我的画像。”

????这个安迪,正是当初吕振羽在日本第一次遭到极端正义组织煽动的刺杀之后,向吕振羽他们提供情报,并且,让吕振羽第一次听说了极端正义组织的大名的人。他是一个孤独的复仇者,但是,一个人对抗一个技术先进,势力庞大的集团,确实需要极高的智慧和非凡的勇气。

????“吕先生,你们真的很有勇气,也真的很善于行动。端掉英格兰的那个工厂,是我一直不敢想象的事情。”安迪说。

????“没有证据不要乱说哦。”吕振羽笑着。

????“你知道,在我掌握行踪的那些极端正义组织的人里,有多少人曾经不断诅咒着你们的蜘蛛?也就是在那之后,他们才不得不一边非常低调而仓惶地转移,一边把蜘蛛仿造出来。而且,他们的技术总监,就是那个银老头,叫卡拉尼斯的,死了。对他们组织的影响很大。而那个程序高手科菲尔,后来没有出现过,不过,听说是残废了。整个身体只有一半还能用。”

????“听说?”

????“对。运用暴力讯问。这是我这些年里才学会的。”安迪的笑容有些生冷。

????“这个……”吕振羽并不太喜欢这个暴力的说法。

????“你还要赶着比赛,我就直说吧。你当初给我的那台蜘蛛,给我的帮助很大。但现在,坏得也差不多了。我想要一台影子蜘蛛。新的。改装过的,我还是一个人行动,不需要3各座位。”安迪说。

????“复仇行动还没有结束吗?”吕振羽问。

????“他们还都活着,怎么能算是结束?”安迪说,“不过,不用现在。现在他们藏得太深了。而且过分小心,不太方便我下手。过一段时间吧。在这些时间里,我能帮你处理各种各样的麻烦。你好像现在在中国就有麻烦,不是吗?”

????“你怎么知道的?难道极端正义做的这次行动?”

????“这个,不是很清楚。据我所知,极端正义在中国应该没有什么像样的人了。不过,我可以顺着线索追查下去。你们真的在做很多有趣的事情,我能看得出来。”

????“你是专家。我应该信任你。……这样吧,你要不过几天,直接到总部来报道?到时候我会安排你的工作的。如何?在中国,在我的地盘上,你应该不用象今天那么小心翼翼了吧。”吕振羽扫了一眼周围的环境,说。

????“那就这么说定了。”安迪点了点头。从怀里掏出一个优盘,塞到吕振羽的手里,说。“几天后见。”

????然后,他就开车走了。不知道是鲁莽还是艺高人胆大,他仍然不开车灯。

????吕振羽回到了验证车上。将优盘挂在了脖子上,对达摩说:“达摩,走吧。看你的了。”

????达摩在屏幕上打出一个笑脸的标记,启动了车子,以极高的度冲了出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