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第38章

酒小七 Ctrl+D 收藏本站

????云朵不知道怎么回事,今天的林梓看起来郁郁寡欢的,而且脾气有些暴躁。程美穿了条漂亮的裙子,问他好看不好看,他直接回答“不好看”,把程美气得够呛,红着脸就走了。

????云朵偷偷地查了一下大盘走势,还好还好,没有崩溃。那么他到底为什么不开心呢?

????恰好林梓看到她查大盘走势图,他不屑冷笑,“赚点血汗钱就想投股市了?十万块扔股市连个响儿都听不到!”

????他的语气太让人不爽了,云朵也有些气,“喂,我只是想知道你为什么生气!”

????林梓愣了一下,随即撇过脸去,小声说道,“还不是因为你。”说话的内容依然气人,气焰却没那么嚣张了。

????云朵奇怪道,“我怎么惹你生气了?你不如直接说,阴阳怪气的,我又不懂!你是女孩子吗,还要别人来猜心事?”

????他突然一手扶着她的桌面,一手扶着她座椅的靠背,弯下腰来看她。两人离得很近,云朵被圈在一个狭小的空间里,看着他修长的身影压下来,这让她有些不自在。他的脸还是那样苍白,眉眼狭长,眸光冷冽。她看到了他眼睛里她的倒影,那表情有些怔愣。

????云朵移开眼睛不和他对视。

????他终于开口了,说道,“你能耐真大啊?敢和杀人犯斗殴?”

????“不是我啊,”她解释道,“打架的另有其人,我只是偷袭一下,补个刀。”

????他逼视着她,“就是你那传说中的男朋友?”

????“额,这是个误会,他不是我男朋友。”

????他僵直的手臂轻轻松动了一下,眉角微不可察地悄悄舒展。他轻轻一哼,“不管是不是,把你置于那样的险境,他总归是个脑残。”

????云朵不喜欢听到他骂唐一白脑残。她解释道,“当时我们纯属无奈,那个杀人狂是个变态,谁看到他他就杀谁。唐一白还让我先走了呢。”

????“唐、一、白?”

????她看到他轻轻皱起了眉,目光有淡淡的不悦。云朵觉得他的心情应该类似于“我的好朋友有秘密却不和我分享”这种忧伤,她亡羊补牢地解释,“我们……刚好顺路。”

????林梓十分不屑地“切”了一声,“谁关心你们顺不顺路。”他说着,直起腰,转身回到自己工位坐下。

????云朵在他身后笑问,“小林子,你关心我呀?”

????他也不回头,只是答道,“你想太多了。”

????她心情好好的,“明明就是关心我。”

????“你很自恋。”

????云朵看着他瘦削的背影,捧着脸笑,“姐发财了,请你吃饭呐?”

????“十万块就是发财?原来你对发财的定义如此之低。”

????又被鄙视了,云朵怒道,“有没有人对你说过,你一张嘴就让人特别想抽你?”

????“没有,认识我的人都很喜欢我。”

????“……”呵呵呵,从没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云朵并没有嫌弃林梓的厚颜无耻,中午时依然要请他吃饭,除了林梓,她还邀请了程美。然而出乎意料的,程美拒绝了。

????以往他们在单位时经常和程美一起吃饭,三人像铁三角一样牢固。云朵抱怨林梓,“看吧,都是因为你,程美生气了。”

????林梓特别有自信,“我说过我人见人爱,她不会真生我的气。”

????“呵呵,那你去叫她一起吃饭试试?”

????正好这时程美从门口经过,朝厅里望了一眼。林梓便趁机朝她挥手,“小美女,真的不打算和我们一起吃饭吗?给个面子,云朵请客,我们狠狠地宰她。”

????程美低头翘着嘴角,“好吧。”

????云朵下巴差点掉下来。她看着程美,笑,“我终于知道你的死穴了,是不是谁喊你美女你就跟谁走啊?”

????程美红着脸,像个害羞的小媳妇,“你讨厌!”

????第二天,云朵接到唐一白的提醒电话,让她不要忘记赴宴,以及……不用打扮得太漂亮。

????云朵特别囧,原来唐一白真的就喜欢朴素如农民的装扮呐?

????他在电话里欲言又止,也不知有什么难以启齿的话。云朵问道,“你到底想说什么嘛。”

????唐一白长叹一口气,“等你到了就知道了。”

????等她到了约定的餐厅时,终于明白唐一白的意思:祁睿峰……又来了……

????“你们真不愧是好基友啊,”她忍不住感叹,“像对方的影子一样不离不弃。”

????唐一白的脸黑了一黑,郑重地澄清,“我们不是基友。”

????祁睿峰很高兴,“云朵,好久不见。”由于身高差距,无论他从哪个角度看她,都感觉像是在睥睨众生,让人倍感压力。

????云朵摸了摸后脑勺,心想,也不是很久,上个月才见过。

????由于祁睿峰的知名度太高,所以即便是三个人,也同样需要包间。云朵坐下之后,唐一白和祁睿峰像两大护法一样分坐在她两边,跟他们的身形一比她显得有些渺小,分分钟将要被挤扁的感觉。服务员小姑娘要了祁睿峰和唐一白的签名,然后看着他们三个人,说道,“像是爸爸妈妈带着孩子来吃饭。”

????云朵囧兮兮地看着她,不用说了,cp党无处不在。

????祁睿峰被逗乐了,翻着菜单给云朵看,“乖宝宝,给你点一个冰激凌。”

????云朵扭脸,假装不认识他。

????祁睿峰又问唐一白,“你说我们谁是爸爸谁是妈妈?”

????唐一白同样扭脸,假装不认识他——谁要和你凑爸爸妈妈!

????三人在这种愉快的气氛中点了单,然后祁睿峰拿出手机给云朵推荐他最近在玩儿的游戏。云朵一看,哈,消消乐?这游戏简直无处不在,好像全国人民都在玩儿?她看到他目前的关卡数,感觉十分诧异,“你已经打到这里了?比我还厉害!”总感觉以他的智商是到不了这个层次啊……

????祁睿峰笑得有些嚣张,“那是当然,我的好友里数我最厉害。”

????“佩服佩服,”云朵由衷赞美他,“你是怎么做到的?”

????“我实力出众,就像我的1500米自一样,so……”他想了一下,终于眼前一亮,“soeasy。”他说这句话时的腔调很反常,抑扬顿挫的,像是在唱歌一样。

????“啊,你都能拽英文了。”云朵有些唏嘘。

????“当然了,在国外接受采访时一般都是讲英文,这有什么好奇怪的。”

????她感觉不对劲,“可是我没见过你的英文采访,好奇怪啊。”

????唐一白突然插口道,“因为他英文太烂,烂到有损形象的程度,所以国内电视台一般不会播出。”

????云朵咋舌,“有这么夸张?那得有多烂呀?”

????“反正中国人听不懂,外国人也听不太懂。不知道二白能不能听懂。”唐一白说着,看到祁睿峰焦黑的脸色,莫名的心内油然升起一种报复的快-感。揭了哥们儿的短,让他一点心理负担都没有。本来就不该出现在这里的人,用不着给他面子,哼哼。更何况又不是当着别人,只是当着云朵的面说。云朵又不是外人。咦……?

????唐一白沉浸在一种瞬息万变的奇妙思绪里,突然被祁睿峰打断,“你闭嘴!”

????“好啦好啦,你的游戏借我玩儿一玩儿好不好?”云朵怕他发火,重要的是眼看着奥运冠军的英语水平竟如此令人心酸,她也有点不落忍,于是岔开话题。

????祁睿峰相当大方地把手机塞给她。然后他一手扶着她椅子的靠背,挨近了观看。

????不愧是接近关底的关卡,实在是太变态了。云朵一边感叹这关何其变态一边抓耳挠腮,玩儿得特别小心翼翼,祁睿峰在一旁指指点点,看到云朵反应这样慢,他有些鄙视:“你很笨。”

????“我这是谨慎,而且你的方法不对。”云朵有些无语,他所谓的“实力出众”真是让人看不透呢。

????唐一白坐在一旁,看着他们两个挤在一块玩游戏,突然就有种被冷落的感觉。他看着祁睿峰把胳膊搭在她的椅背上,低着头,脸离得她很近……这画面有些刺眼。

????“不要玩儿了。”唐一白说道。

????然而那两个人玩儿得特别专心,都不理会他。

????只剩下最后一步时,屏幕里还有七个冰块没有消掉,云朵摇了摇头,“玩不过了。”

????祁睿峰提醒她,“笨死了,快用锤子。”

????“没有锤子啊。”

????“买。”

????“……啊?”云朵以为自己听错了,疑惑地看着他。

????祁睿峰却伸手,并不夺手机,只是就着她的手,在手机上屏幕点啊点,云朵连忙去看手机,然而祁睿峰却不满道,“真不讲究,我输密码的时候你不要看。”

????“哦。”云朵赶紧闭上眼睛。

????祁睿峰看她慌忙闭眼睛的样子,忍不住笑,“真傻。”

????等祁睿峰说“好了”,她才敢睁开眼睛,然后她就看到道具栏里多了十把小锤子。

????云朵:“……”

????祁睿峰看她怔愣,便轻轻推了一下她的手臂,“发什么呆,快用。”

????云朵的表情那个如梦似幻啊,她问道,“所以你一直都是用这个方式过关的?买道具?”

????一把小锤子好几块钱,却只能使用一下,十分地不划算。云朵从来没买过付费道具,因为性价比实在太低。可是眼前这位仁兄,一口气买十个小锤子,眼都不带眨一下的。然而这只是目前的一关,他之前过了那么多关,都是怎么过去的呢……

????所以这才是他“实力出众”的真相吗?买锤子?

????祁睿峰莫名其妙地看着云朵,“有什么不对吗?”

????“没,”云朵摇了摇头,“就是觉得,花那么多钱,肉疼。”

????祁睿峰乐了,“如果钱能买到快乐,我为什么不买呢?反正我有钱。”

????她竟然觉得他说得很有道理。不过,最后一句话真的好欠扁!

????云朵一怒之下点着小锤子把冰块啪啪啪全部敲掉了。不得不说,那感觉,真的,好特么爽!

????过了这关之后,她一脸的满足感,直了直腰。然后她不经意一扫,看到唐一白正一脸阴郁地望着他们。

????他的脸色阴沉沉的,眼睛微微眯着,盯着他们,两眼如炬,那感觉,仿佛小宇宙即将按捺不住,分分钟就要变身的节奏。

????见到云朵看过来,他咬着牙说道,“把手机放下。”

????云朵轻轻地放下手机。

????他抓住她的椅子,用力向自己的方向拉了一下。椅子腿和地板产生了强烈的摩擦,那一刻云朵感觉自己坐在了颠簸的拖拉机上,小心脏忽悠了一下。

????拖拉机停住时,云朵和他挨近了许多。他把筷子放在她的餐盘前,朝她微微一笑,“吃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