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第七章

酒小七 Ctrl+D 收藏本站

????晚上九点时,孙老师把他精心写的本版头条给云朵看了一下。当然了,所谓头条,也只是他的主观意愿,最终取哪一个做头版,还是要看社里的决定。

????云朵本以为孙老师会把头条定为祁睿峰,毕竟他是祁睿峰的死忠粉儿,但是拿过稿子一看,竟然是唐一白。在这篇稿子里,孙老师用一篇高考作文的字数详细阐述了唐一白在泳池中的抢眼表现,深刻挖掘了唐一白光明与黑暗并存的历史,专业性地分析了唐一白所具有的优势和劣势,并乐观地预言:他将成为中国泳坛又一颗光芒万丈的明星。

????云朵有些不敢相信,“孙老师,您这么快就移情别恋了?”

????孙老师一本正经的,“我选唐一白做头条,当然是因为唐一白更适合做头条。我们用私人的感情去追星,但是做新闻时,一定要有新闻的视野。”

????其实道理也简单。祁睿峰虽然比较大牌,但这种国内一年一次的比赛,对一个奥运冠军来说,舞台太小,在这样的比赛中无论取得怎样的成绩,都不会让人意外。所以这次记者们的采访纷纷奔着祁睿峰的八卦去,奈何这次祁睿峰学聪明了,气焰倒是一如既往地嚣张,可惜嘴巴很严,没有透露任何值得脑补的重要信息。

????相比起祁睿峰,唐一白简直浑身都是话题点,虽然知名度不如祁睿峰高,不过这么多劲爆的话题点加起来也足以引发不小的关注了,更何况他的成绩也确实有料,接力赛时最后一棒爆发游出来的成绩,在整个亚洲都不多见,很值得大书特书一番。

????云朵很快想明白这些,随即叹服地看着孙老师,“受教了!”

????写完稿子,两人一起出了酒店,在附近找了个小馆子吃宵夜。

????z市是一座北方的内陆城市,饮食文化的主体是花样百出的面食。云朵是吃惯鱼米的江南姑娘,这会儿在薄薄的菜单上翻来覆去地找了两遍,最终点了一份鲜虾馄饨。孙老师则点了一份牛肉拉面。

????等餐的间隙,孙老师偷偷对云朵说道,“云朵,有一件事我必须提醒你一下。”

????“什么事?孙老师您有话直说。”

????“你今天呛声的那个记者,他们副主编和咱们采编中心刘主任挺熟的。我看那个记者不是善茬儿,估计不用等咱们回去,刘主任就知道这事儿了。你……你做好心理准备吧。”

????“哦。”云朵点点头。媒体人之间的关系盘根错节的,得罪了一个人,就等于得罪了一票人。而且,她今天做的事显然是犯行业忌讳的,可以想见,她回去之后少不了被臭骂一顿。

????真是头疼啊……

????云朵揉了揉太阳穴,“我知道了,谢谢孙老师。”

????热气腾腾的牛肉拉面端上来了,孙老师提起筷子,“好了好了,不用想那么多了,先吃饭,饿死了。”

????过了片刻,云朵的馄饨也上来了,她舀起一个馄饨,吹着热气尝了一口,鲜滑香脆,很好吃嘛!云朵也是真饿了,很快忘记那些身外事,专心致志地吃起馄饨。

????吃着吃着,孙老师也不知想起什么,突然失声吼道,“我知道了!”

????云朵吓得一哆嗦,差点被馄饨噎死。她咳嗽了半天,问孙老师,“您知道什么了呀?”

????“我知道他是谁了!”

????云朵更纳闷了,“谁?哪个他?”

????“林梓啊,就今天咱们遇见的那个,林梓!”

????云朵刚想说话,哪知道孙老师身后突然传来一个清冷的声音,“你叫我?”

????孙老师像是被人点了穴一般愣在当场,久久不能言。他迟钝地转动脖子,看向身后。说话的人已经面向他们,不是林梓又是谁。

????孙老师的下巴几乎要掉下来。

????云朵忍不住掩口惊叹,“这位少侠您是属召唤兽的吧?”

????“不是,”林梓摇了摇头,起身坐到了云朵他们这桌,“我听说这家饭馆的羊肉泡馍很好吃,想来尝尝。”

????他说得那样云淡风轻,不过孙老师和云朵还有点回不过神,尤其是孙老师,简直受到了惊吓。云朵看到一个服务员端着大碗走过来,林梓朝那服务员抬了一下手指,服务员便过来将碗放在他面前。

????然后开吃。

????云朵忘记吃自己的馄饨,只神情恍惚地看着这位。秋天的夜晚比较冷,他已经换上长袖衬衫,领口和袖口的扣子都规规矩矩地系好。他有着完美的一字肩,身材修长瘦削,脸部线条深刻分明,五官精致,气质优雅,神态慵懒,此刻随意一坐,便像是刚从顶级时尚舞台上走下来的超模,特别特别有范儿。

????但是这位超模此刻却捧着一大碗羊肉泡馍吃得正high。

????云朵有种不忍直视的感觉。她看一眼孙老师,发现孙老师正满面红光,搓着手,小心翼翼地问道,“你就是那个股神林梓吧?”

????林梓不紧不慢地咽下口中食物,答道,“我不是股神。”

????“哦……”孙老师有点失望。

????“不过有人这样称呼我。”林梓说完,埋头继续吃吃吃。

????孙老师的眼睛又亮了。

????云朵特别好奇,又不好意思当着人家的面就八卦人家,于是偷偷用手机搜索。网上还真有这位林梓的信息,不过大部分消息都是语焉不详,且消息渠道很成问题。从这些小道消息中,云朵拼凑出几条基本可信的:第一,这个人炒的东西挺多,股票期货外汇……总之除了不炒菜他似乎什么都炒;第二,他似乎有着不败的战绩;第三,此人以前在美帝混,偶尔流窜于欧洲和亚洲各地,在三年前突然回国,一直在国内发展至今。

????看完了,又是一个遥不可及的天才。云朵一介凡人,兴致缺缺。她收起手机,继续吃馄饨。孙老师有些亢奋,一边用筷子挑面条,一边偷偷看林梓,眼神那是相当的热烈。林梓的心理素质像钢铁一样强硬,在这样的眼神下淡定地吃完一碗羊肉泡馍,他有点意犹未尽,于是又要了一碗。

????云朵觉得林梓说“尝尝”真是太含蓄了,他应该是“尝尝尝尝尝尝尝尝尝尝尝”。

????次日的比赛没有祁睿峰和唐一白,倒是有明天那个未成年,他要游男子100米蛙泳。云朵看到泳池里的他两条腿一蹬一蹬的,还真像只青蛙。这只青蛙从预赛到半决赛都是一路领先,到决赛时也以较大的优势摘得金牌,整场比赛游得特别顺利,一点也不扣人心弦,老太太逛街一般。

????他出水后,云朵抢到他面前采访他。还没等她问出自己的问题,明天倒是先开口了:“姐姐,我帅不帅棒不棒你喜不喜欢我呀?”

????云朵悄悄翻了个白眼。

????与此同时,在主办方专门辟出的特殊观众席上,唐一白和祁睿峰并肩坐在队友中间,观看场下的情况。明天能够夺金,对他们来说也是没什么悬念的,祁睿峰甚至无聊地打了个哈欠。

????“我说,”祁睿峰打完了哈欠,对唐一白说,“接下来的4x100米混合泳,你有什么想法?”

????这场比赛,他们两个都会代表各自的省队出战,同样都是最后一棒自由泳。这形势倒很像是昨天的4x100米自。唐一白听到祁睿峰如此问,他淡淡地摇摇头,漫不经意地答,“没想法。”

????祁睿峰循循善诱,“你觉得谁会是冠军?”

????唐一白眉毛都不皱一下,“你们。”

????“切!”祁睿峰顿感无趣,“你就不能说点大话让我反驳一下吗?”

????“不能。我一向实事求是,”唐一白坐姿端正,十指交叉放在膝上,神态悠闲,一副老干部开会的做派。他说道,“你们有赵越,有明天,再加上你,如果连个国内比赛都拿不下,不如集体剖腹算了。”

????这话从唐一白嘴里说出来,让祁睿峰听着暗爽,不过表面上还假惺惺地说,“你们还有郑凌晔呢。”

????郑凌晔和唐一白来自同一个省队,也是国家队的,他算是唐一白之后中国男子蝶泳最强者。此刻唐一白听到祁睿峰提这个名字,便扭脸朝身旁某人说道,“凌晔,你觉得呢?”

????坐在他另一边的小伙子正是郑凌晔。郑凌晔进国家队晚,又不善言辞,虽然成绩不错,但待在祁睿峰唐一白身边时,存在感一向薄弱。此刻听到唐一白问,他拧着两条眉毛沉思起来,虽然看起来他很睿智很有见地的样子,但唐一白和祁睿峰都不打算对他的高论抱有什么幻想。

????果然,沉思过后,郑凌晔只说了一句废话:“白哥说得对。”

????好吧,他能一口气说五个字,已经十分给唐一白面子了。

????几人闲聊着,又看向泳池那边的明天,他还在跟记者说话。明天这人有个爱好:喜欢被采访……这小子特别喜欢在记者面前畅所欲言,此刻连工作人员都上来劝散他们了,明天还依依不舍地跟记者神侃。

????“这个二货!”祁睿峰扶额。

????唐一白看着电子屏幕,“他的成绩……”

????“还在进步,而且以后还能进步。”祁睿峰接话道。

????“嗯。”唐一白点点头,又看向明天,目光中透着欣慰。明天终于肯离开了,不过可以想见一会儿下领奖台时他又要怎样荼毒媒体了。

????祁睿峰突然感叹道:“年轻真好啊!”

????这类话,从一个二十二岁的年轻人口中说出来,更像是个玩笑。但唐一白知道祁睿峰并没有开玩笑。对大多数职业运动员来说,二十二岁算是一个巅峰年龄。巅峰意味着极限,意味着进步空间被无限地压缩。十六岁的明天,像是喝饱水的花苗一样,每一天都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成长。而二十二岁的祁睿峰,想要取得任何一点进步,都需要拼上打破极限的力度。

????所以他才用充满艳羡的口吻说出这样的话,与其说他羡慕明天,不如说他其实在怀念自己的十六岁。

????唐一白的目光依然那样平静,但是他的语气中也难掩羡慕,“是啊,年轻真好。”

????年轻意味着可以犯错,跌倒了,爬起来就是。而他,唐一白,再也没有机会犯错了,他再也不能跌倒了。

????祁睿峰侧脸看着唐一白。他突然意识到,虽然唐一白比他还要小一岁,但是唐一白比他更有资格发出这样的感叹。他们曾经约好要一起站在奥运会的领奖台上,他做到了,而唐一白却……

????祁睿峰突然有些难过,“唐一白。”

????“嗯?”

????“你一定要成为世界上游得最快的人。”祁睿峰的语气十分郑重。

????一般来说,“游得最快的人”这种称号,仅属于男子一百米自由泳比赛。男子比女子游得快,自由泳快过其他所有泳姿,而一百米,则是最华丽最惊艳的比赛。因此,“世界上游得最快的人”,只能是男子一百米自由泳的世界冠军。

????整个亚洲,从未出现过有能力获此殊荣之人。

????唐一白的目光温和而坚定。他笑了笑,唇角勾起一个十分好看的弧度,“毫无疑问,我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