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巧遇-bet36投注_bet36官网比分查询_bet36体育在线花园 bet36投注_bet36官网比分查询_bet36体育在线

bet36投注_bet36官网比分查询_bet36体育在线花园

巧遇

住家野狼2016-9-20 22:27:14Ctrl+D 收藏本站

????那红卷发女孩似乎和聂唯阳认识,大约是同学?她倾身跟聂唯阳说话,笑靥如花,长长的酒红色卷发拂到他的肩膀上。

????我放下手里的书,走过去。

????我对我自己说,我真的不是在吃醋

????吃醋,或者叫嫉妒,一般是带有攻击X的心理状态,而我可没有任何暴力冲动,我只是想要告诉别人,嘿,这张毯子有主了,不要以为可以随便带回家。

????我站在聂唯阳身边,他从笔记本的屏幕上看见我,抬起头来,挑起眉毛询问地看着我。

????我深吸口气,伸手捧住他的脸,小声咕哝:“只是在我的毯子上做个标签……”

????然后低头吻下去。

????聂唯阳立刻伸手到我颈后,回应加深这个吻。他的唇在无防备地被吻的时候柔软如花,而当他开始夺回主导权,它们变得敏捷又坚韧。

????我抬起头来,眨眨眼,唔,吻得有点晕。

????聂唯阳的黑眼闪着碎光和笑意,低低地说:“小野猫,故意打扰我?”

????“是给你加油。”我理直气壮,放开他站直身体,对旁边表情有点呆滞的酒红卷发女孩友好地笑一笑,转身走开继续去翻书看。

????后来我再转过去的时候,那女孩已经不在了。在外边吃晚饭的时候,聂唯阳用一种别有意味的目光打量我,回到住处,他终于问:“你吃醋?”

????我坚决否认。他似乎对我的回答不甚满意,捉着我逼我承认,我们在屋子里笑闹追逐,好在当他的身体满意的时候他就不在这个问题上纠缠不休了。

????没想到这么快又见到那个红卷发女孩。

????这一天跟聂唯阳去他的导师家里。他的课程紧张,又不肯放我一个人去乱跑,我只得化身小跟屁虫,来了好几天,连游览观光都没顾上,无比凄惨。

????他的导师皮库鲁先生一头白发在脑后梳成整齐的小马尾,是个英俊的老头。他们进琴室去,我留在客厅。那红卷发女孩开门进来的时候,我正聚J会神地拿手机玩打仓鼠的游戏,乒乒乓乓不亦乐乎。

????她在我面前坐下来,说:“你好!”

????我给她吓了一跳,最后一只仓鼠从锤子下逃掉,可惜可惜,差点就突破最好纪录。

????我收起手机,微笑,也说法语:“你好!”最简单的招呼我还是会的。

????近距离看,她的眼睛是一种很澄澈的灰色,挺漂亮的。我注意到她手里的钥匙,立刻推测出她的身份,唔,英俊的异国特邀留学生和漂亮的导师的女儿,很容易有故事的样子啊。

????她又对我说了什么,语速很快,这下子我不行了,只听到她似乎提到聂唯阳的名字,我笑一下,想跟她解释说我法语不行,只限于“你好”、“再见”、“是吗”、“谢谢”、“好的”这么几句,想问她能不能改用英语交流,那我还能应付。结果刚张开嘴,她就立刻又说起来,神情越来越激动,语速越来越快。

????我真是很不擅长打断别人,试了两次,C不上嘴。

????她那样激动的神色让我微微反感。跟聂唯阳在一起久了,我似乎有点沾染了他恶劣的X格,于是干脆放弃申明,面带微笑看着她,随她去说个痛快。

????说了半天,她终于停下来,灰色的眼睛看着我。

????轮到我了?我搬出万能用语:“是吗?”

????她点一下头,还是继续看着我。我为难地MM鼻子,我再说什么?“你好”显然不行;“再见”似乎还没到时候;“是吗”已经用过了;“谢谢”,嗯,看她的表情也不像。

????于是我说:“好的。”

????她的脸上露出一种欣喜又不相信的神色来,正想再开口说什么,脚步声近了,聂唯阳走过来,低头跟她说了一句话。

????他肯定拆我的台,跟那女孩说我听不懂了,因为那女孩惊讶又气愤地瞪了我一眼,脸上红红白白,咬着嘴唇离开房间了。

????聂唯阳狠狠瞪我一眼。

????咦咦,我骗那女孩他心疼?不不,当然不可能,要是真是那样,我还会高兴他比较象正常人一些,那他不高兴什么哪?

????离开皮库鲁教授的家,他老大一路面无表情,唉,毕竟我骗人在先——尽管我也是被逼得——自觉理亏,一路陪笑。

????我们去住处附近一家叫做“月亮河”的餐厅吃饭,这家店环境幽雅,最B的是意式R酱通心粉非常好吃。

????我谄媚地帮他脱下外套挂在椅背上,看他神色柔和些,赶紧申辩:“我想告诉她我听不懂了,她没给我机会啊。”

????聂唯阳瞥我一眼,终于开金口:“听不懂也就算了,不知道别人说的是什么你就敢随便答应?”

????原来问题出在这里。我小心翼翼地问:“我答应什么了?卖身为奴?”

????我的笑话他一点也不捧场。他哼一声,把桌子上的餐刀拿起来,在手里翻来覆去地转:“你说呢?猜不出来?”

????呃,想想前因后果,该不会是极其经典的“请你把他让给我”之类的吧?

????我张大嘴:“难道说……”

????他似知道我想到什么,冲我一笑,白牙森森,单手放在我脖子上,微笑着轻柔地说:“我真想掐死你。”

????“我错了。”我立刻举手道歉,一时贪玩,谁想到那女孩会这么老套?

????“我回去跟她说我不会把你让出去,用什么换也不成,我不会抛弃你。”举手做发誓状,一口气表明心迹。

????聂唯阳终于露出一丝笑,手指离开我的脖子,把我的手拉下来:“再有一次,叫你下不了床。”

????典型的色狼式威胁。我理亏,只有唯唯诺诺。

????服务生过来递上菜单,我抬头,跟她打个照面,两个人都惊讶地叫一声,那服务生竟然是平平。

评论列表: